<cite id="o6go3"></cite>
    <video id="o6go3"></video><b id="o6go3"></b>
        <cite id="o6go3"></cite>

      1. 大眾攝影

        走進城市自然,與索尼FE 200-600mm F5.6-6.3 G OSS一起

        圖文/米格 2020-10-29 Gn

        人一想到自然總會聯想到詩和遠方,但是其實生活在城市也一樣擁有親近自然的機會。

        以北京為例,這座城市的自然資源之優渥,生物多樣性之豐富其實超過了很多人的想象——作為衡量城市生態的重要指標,物種數量尤其是鳥類數量非常重要,而北京作為全球九大候鳥遷徙通道之一,全境可觀測到的鳥類數量逾470種,甚至超過了觀鳥運動的發源地英國倫敦。美國博物學家克萊爾·沃克·萊斯利(Clare Walker Leslie)在《筆記大自然》中寫到:“大自然就在身邊,我們看不見它,是因為喪失了發現自然的能力。”

        捕魚的白鷺 600mm ISO400 f/6.3 1/3200

        如果你忙于生計無暇顧及“遠方的呼喚”,其實不妨從身邊開始,只要用心就會發現其實自然就環繞著我們。你可以嘗試一兩項親近自然的活動,例如觀鳥、拍鳥就是一個很好的選擇。這項運動既增長了知識又鍛煉了身體,還為自己打開觀看自然的另一扇窗口,何樂而不為呢?

        當然,大多數生活在城市之中的鳥類都對人保持著比較高的警惕性,因此長焦鏡頭就成為了拍鳥活動中必不可少的一項裝備。在實際拍攝中我發現,600mm是一個比較常用的拍鳥焦段,它可以保證在和野生鳥類保持距離的同時又可以獲得相對飽滿的構圖。作為索尼Alpha 7R III的用戶,在鏡頭方面我有一個很好的選擇,那就是FE 200-600mm F5.6-6.3 G OSS 全畫幅超遠攝變焦G鏡頭 (下文簡稱SEL200600G)。此鏡頭有五枚ED鏡片和一枚非球面鏡片,可較大限度地減少色差,實現從中心到邊緣表現一至的超高分辨率。11枚圓形光圈葉片,營造唯美的散景效果,納米AR鍍膜則可以減少逆光拍攝時產生的眩光和鬼影。雖然是一支超長焦的變焦頭,但是它出色的防抖配合快速、精準、安靜的內對焦和內變焦設計,讓這支“大炮”即使手持拍攝也沒有什么壓力,而可手持對于拍攝飛鳥以及在林間尋找鳥類來說是一個很大的福音。

        捕魚的蒼鷺 600mm ISO640 f/6.3 1/500

        有了SEL200600G的助力,前往公園或者郊野去拍鳥就成為我閑暇時最主要的娛樂方式。今年4月我有幸認識了自然之友野鳥會的各位老師,他們豐富的鳥類知識以及對于自然生物的那種發自內心的喜愛與呵護,深深地影響了我。具備了初步的觀鳥知識以后,你會發現原來在未曾注意到的視野里存在著如此之多的野生鳥類,而在此之前,我一直以為城市里只有麻雀和喜鵲呢。

        飛翔的蒼鷺 600mm ISO400 f/6.3 1/1000

        鳥類的形態各異,生活習性也不盡相同,因此對不同種類鳥類的觀察與拍攝也要區別對待。例如生活在水邊的鷺科鳥類,多數體型巨大,展翅飛翔的時候仿佛一架架小型飛機,即使不拍攝,只是看著它們在波光嶙峋的水面上優雅地滑翔,也會給人一種心曠神怡的感覺。雖然鷺鳥翱翔的時候很慢,但是它們捕魚時的動作卻是非常地干凈利落,這就對攝影師的預判以及相機的對焦能力提出很高要求,雖然索尼的Alpha 7R III并非像Alpha 9 II一樣是以速度為優勢的機型,但是配合起SEL200600G還是可以實現快速而準確的對焦。鷺鳥從空中俯沖、入水再叼著戰利品離去的整個過程中,你可以在取景器中看到綠色的氣泡狀對焦點一直牢牢地鎖定在目標的身上。

        捕魚的蒼鷺 600mm ISO1000 f/6.3 1/1600

        枝頭的戴勝 600mm ISO3200 f/6.3 1/500

        林間的北紅尾鴝幼鳥 600mm ISO400 f/6.3 1/500

        相比較體型龐大的鷺科,拍攝林鳥難度就要大大的提高了,其中最主要的難度在于尋找的過程。有經驗的觀鳥者對于什么季節在什么類型的林木中會出現什么種類的鳥會有一個提前的判斷,但是即使如此,多數林間鳥活潑好動再加上天生膽小的特性,也并不總能讓你與它們邂逅。因此可以說拍攝林間鳥一半靠努力一半靠運氣,SEL200600G的鏡身比起那些“定焦大炮”來說還是相對輕巧,加上Alpha 7R III機身這一套組合可以保證行走的機動與靈活。拍攝林鳥的要訣是不要穿著顏色艷麗的服裝,不要大聲喧嘩,發現鳥類身影的時候不要做出過大的肢體動作。而且要學會觀察鳥類的活動規律,野生鳥類雖然可以自由的飛翔,但是其實活動的范圍并非想象的那樣“海闊天空”,某些種類的鳥會有相對固定的活動范圍和行為模式,只要你用心去觀察,耐心的蹲守經常可以體會到與鳥類“不期而遇”的驚喜。

        尋找獵物的翠鳥 600mm ISO1250 f/6.3 1/500

        準備埋藏果實的松鼠 600mm ISO8000 f/6.3 1/500

        花叢間的蜻蜓 588mm ISO2500 f/6.3 1/500

        雖然拍鳥有一些規律可循,但是畢竟野生鳥類不是人類的演員,它們不總會按照我們所設想的那樣出現在鏡頭中。幾個月的拍鳥實踐讓我體會到“隨遇而安”的重要性,那就是不要帶著太強的功利之心去拍鳥,如果僅僅是為了獲得一張照片而采取誘拍或者是對鳥類具有危害性的驅趕、毀巢等方式就更加不可取了。把觀鳥與拍鳥當做一種在自然中的散步休閑,獲得影像只是漫步自然的一種副產品,心態就會平和很多,更何況,拍不到鳥,拍拍花花草草與松鼠、昆蟲也是極好的呀。

        asdjfaklsjfaslkf

        評論(0條評論)
        ...

        您還可以輸入500/500

        熱門評論
        查看更多

        相關文章

        暫無

        雜志MAGAZINE

        中日韩VA无码中文字幕